我只想一心一意热爱这颗小星球。

昨晚重新看了队2,心情一如既往。


SY上不去不知是不是一直都这样,或者是网路的原因,这边总算很努力地翻墙上来了(笑),可惜选择的音乐国内在线版本我自己听不到,希望能够顺利播放吧。

我期待着电影,期待着又一次相聚。

在摄氏12度晴朗的夜晚里问候大家,注意防暑多吃西瓜^^

夏季将至,我这里冰雪尚在。向所有曾经在这里驻足过,相信与我而言皆是身在南方的你们问安:)

过了将近九个月苦行僧生活,前些日子回归网路世界尝试上了下随缘,今天又在这里看到私信和留言,谢谢还有人记得在雪中扑腾的Steve,很感谢。

如果动念头写冬盾起初是因为一时兴起,现在这个慢悠悠的年更已经变成我时不时会想到的一个伙伴了。照以往的习惯,夏季我的活跃度应该能高一些,但年更的帽子恐怕是摘不掉了(笑)毕竟还是要先保证自己的经济状况,以便可以继续安静地生活下去。

将来再更新应该会先放番外,为了Bucky的腿毛,是的是的我也非常想念它(大笑)


这边也到9日了,单身一样可以过快乐的七夕 :)

喜欢的另外一首两个人可以抱在一起晃晃悠悠黏黏糊糊的歌。

不可能让Bucky对着Steve唱完一整首(笑),故事里有thanks for making me your number one,you can keep me warm on a cold night也许就足够。

听他的歌就想喝酒(笑)抱着一个人,黏黏糊糊,晃来晃去。

今天终于有时间可以码点字,满足地叹息。

在我这里还是7月4日(笑)

生日快乐,Cap。

人的成长是没有高度限制的,人的局限,就来源于自己坐井观天的态度。你有所向无前的勇气,而所谓的勇气,就是去选择你要成为被保护的,还是保护别人的人。

所以喜欢你。


在写婚礼前夜单身汉派对会出现的歌,想来想去选了这首(笑)好久没听了,今天循环一下。

[冬盾][AU ] 北纬七十度的乞力马扎罗 11 上

帐篷外是纷纷乱乱的人声,第二支地面搜救队即将出发进入河谷。直升机的行动则因为天气原因仍然无法开始,Bucky的建议和争取也没有获得同意,为了避免发生更大的争执,Natasha直接把青年拉到半闲置的一个帐篷里,让他和被救援队长婉拒的老猎人Nikolay待在一起。

咖啡壶在炉子上滋滋作响,青年坐在帐篷边,默默地注视外面。Nikolay不紧不慢收拾猎枪,半晌又张开双手端详,掌纹纵横成破碎的网,他慢慢捻磨指头上的茧子,记忆在筛检中变得断断续续。

“你有没有仔细听过夜里海浪的声音?”

老人显然不需要Bucky的回答,自顾自说了下去。

在埋葬伊阿林之后,Nikolay问过Steve同样的话,随之也...

失眠的时候会选择逆向抄书,从最后一段开始,直至第一章。

这算所谓怪癖之一吧,仅就个人而言,或许不过是提醒自己别焦虑地憧憬未来。


四肢生长出羽毛或许会痒痒的,或许会噼噼啪啪有小的爆裂声。每个人羽毛的颜色不同,落在对方身上就燃起火。并不会灼伤,就像流淌的极光一样。

咬第一口苹果的声音很好听,那种轻微皮肤一跳的感觉,果肉分离时,文字里“沙沙”这个词也就有了香味。果肉脆爽很清凉,汁液迫不及待要往喉咙深处跑,吃着吃着就想把脸埋在潮汐里。

会如上忽然胡思乱想到这个,是因为在一边听这首歌啃苹果,一边写番外的肉。


[冬盾][AU ] 北纬七十度的乞力马扎罗 番外 白船 Chapter 1

当风帆在冰冻的海洋远处隐约浮现时,狗吠声也随风传了过来。

架在手提油炉上的旧罐头桶咕嘟着热腾腾的水花,Bucky翘起嘴角眯眼凝视那跨海而来浮动的黑点,随即把香烟掐灭重新放回铁皮烟盒里,又泡好一壶茶,这才起身离开山峰投下的暗影。

小小的红色在空中飘扬,逐渐靠近变大,脚踩雪板的Steve正依靠它的牵引飞快滑行,狗群拖着雪橇紧随其后。这支风尘仆仆的队伍显然经历了相当长的一段旅程,无论人还是狗都浑身冰屑。橇板摩擦冰面发出好听的沙沙声,拖橇犬撞开哈气结成的冰雾,带着只有海豹肉才能让它们停止奔跑的劲头,接二连三跃过尚未变宽的缝隙;雪橇在后面被冰块边缘阻挡僵持了一两秒,最终还是沉重地滑过去,再度跟上狗群...

终于开始尝试玩TUSM,游戏苦手的我磕磕绊绊用Peggy打败了Cap(笑)

I believe.

想说的皆在这此: )

看到了一个提问,我想这样回答也许更郑重和礼貌一些,就在登录LOF前我刚刚写了这么两点点。


1.

“其实你不用赶来接我,Natasha那边需要人帮忙。”

话未说完防寒面罩已被对方拽开,暖洋洋的嘴唇贴上来结结实实亲上去。呼吸烘得睫毛上的霜化开了,细小水珠润进织物里悠忽不见,他们额头相抵轻轻蹭着,一时间谁也舍不得分开。

 “还想说不用么?嗯?”Bucky蛊惑般地低声问,随即一松手指,带弹性的面罩啪地回归原位。Steve捂住鼻子啼笑皆非,恶作剧实施者则朗声笑起来转身去灭掉篝火。


2.

“他在那里,我知道。” 

“没有理由?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Natasha注...

写文已经是我的极限了,影评或者与人讨论之类的事也只能敬谢不敏。

我相信人,我相信这个人。

恕我在这个遥远偏僻的地方现在才开始High起来(笑)

预告片里特别喜欢的两个画面,一个是从队1之后始终盼望能再出现的场景;另一个可能只有我喜欢吧,因为切身的熟悉和亲切感。


等摆渡车时又看了几遍队3预告,其后边听歌边胡想了一点脑洞。

Steve是布鲁克林的一棵橡树。

有环保组织在他身边安了个记录树龄的牌子,大家也在商量着等一百岁那年可以换个更亮眼质量更好的牌子。Steve自己倒无所谓,白天静静地做一棵树,夜里就在四周溜达溜达,或者坐在附近的长椅看人流熙攘,车来车往。

他也习惯了。

有年春天的夜里,他遇到了一个手腕上缠着根很旧丝带的人,一个能看见自己的人,Bucky。

Steve觉得很不可思议,按理说没有人类能够看见他夜里的样子,但他没有说破。

Bucky似乎并不觉得一棵树在晚上变成人是什么奇怪的事,即便这事对于他人而言简直是条爆炸新闻。

渐渐地Steve...

For Now I Am Winter。

只有两句歌词,1分30秒后才出现人声的歌。就和生活在北方那片土地上的人一样,耐心长如极夜,行动迅如冰川轰塌。

听的时候会想起Bucky。

断断续续(相当长时间意义上的断断续续,笑)写冬盾番外时会放一下,然而他们在极光下的XXX现在也没磨完(泪)

农历年指日可待(笑)我也要从等待的旅人变成在路上的旅人。

希望每个人都平安,也希望极光会等着我:)


1/5